澳门新浦京网站 > 足球 > 业内欠薪是一种常态,林丹欲讨回血汗钱不容易

原标题:业内欠薪是一种常态,林丹欲讨回血汗钱不容易

浏览次数:167 时间:2019-10-12

图片 1

当初豪言给天王“改过机会” 如今却拖着400万薪水不付

林丹讨薪

欠林丹钱的他们什么来头

     先讲一则悲伤的故事:

本报记者陈开

  七位羽毛球运动员,怀揣着羽毛球的梦想辗转来到广州,代表粤羽征战当年的职业联赛最高盛典——中国羽毛球超级联赛。殊不知,半年过后却落得分文未取。在讨要未果之后,他们果断地借助微博平台发表自己的血泪控诉信。信函末尾签名的七位羽毛球运动员中,林丹高居榜首。

谁能想到,谁敢相信,堂堂羽毛球天王林丹也会被欠薪?

  你没有看错,正是两届奥运金牌得主、羽坛一哥林丹!和《人民的名义》中的大风厂工人用熊熊烈火自燃以捍卫自己的股权一样,林丹也借助微博“盖楼”这种行为艺术,来讨要自己的400万税后收入,以及其他六位关联受害俱乐部队友的利益。

前天晚上,“超级丹”通过微博发布联合声明,称广州粤羽拖欠包括自己在内的7名队员的薪水,如不立即支付全部薪金,会将对方告上法庭。据悉,应付给林丹的薪水为400万,不过他想要追回这笔血汗钱,却未必容易。因为欠钱的粤羽俱乐部,内部情况还不是一般的复杂。

  这是一个不难道清的选择题:以林丹为代表的乙方超额履行了合同,而作为俱乐部的甲方迟迟不愿履行合同。不过,这一逻辑关系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,却遭遇到一些挑战——  “年收入两千万、常年躺在福布斯中国名人榜的名人竟也来讨薪”?高收入者就应该被欠薪,不许讨回自己的工资?

图片 2资料图:林丹。 中新社记者 张畅 摄

  “这样的出轨者也配要工资。”这个更是神逻辑:一个人一旦出轨,就意味着其他各项基本人权被剥夺?

林丹怒了 夜发微博联名讨薪

  面对网络中耻感钝感很低的这个群落,让身在局中的我们感觉到羞愧甚至无奈,但更让我们感觉到错综复杂的,则是林丹们栖身的羽毛球超级联赛中的乱象和伪职业:

在本周二21点发的讨薪维权声明中,林丹透露:去年在高军、付迅的邀请下,他加盟广州粤羽,征战中国羽毛球超级联赛。从2016年12月到今年2月,他一共打了8场比赛,保持全胜,甚至主动提出其中两场免费。但令林丹心寒的是,自己这么讲义气,俱乐部却没脸没皮,至今连一分钱工钱都不付。“在未收到俱乐部应付酬金的情况下,仍坚持完成了比赛项目。而我们运动员对俱乐部的体谅,换来的竟是一再的拖延!我们多次与粤羽俱乐部沟通支付薪金事宜,而至今俱乐部的解决态度实在是让人无奈及失望。”

  由于职业的关系,我曾系统地跟踪和报道过几年中国羽毛球超级联赛。客观来说,这应该是比较走心的联赛体系,从参赛选手的世界级水平,赞助商的种类包括央视的转播阵容,在某些方面都可以作为半职业联赛的垂范。但和那些半职业属性的联赛一样,它也承受着以前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李永波(此前辗转去了奥组委专家委员会)为首的国家队体系冲击下无法承受之重——整个联赛赛程,被像压缩饼干一样切割成碎片式段落。俱乐部主场,也成为可以变卖和转让的资源之一,而那些联赛的赞助商们,也会有权益被挤压的情况下面狼奔豕突。最典型的莫过于品牌代言,由于个人代言的品牌和联赛赞助商李宁相冲突,林丹(对,还是带头大哥林丹)一度退出联赛后半阶段的比赛。后来的解决方案也有中国式圆滑:联赛中一度出现李宁、威克多和尤尼克斯三家羽毛球品牌分别包装8支球队的现象。

在讨薪声明后面签名的除了林丹,还有其他6名球员。林丹总共被拖欠的薪水为400万,超过另6人的薪水总和。林丹财大气粗,或许400万对他不算什么,但对那些不太有名的选手来说,还等着领薪水过日子呢。一位被欠钱的粤羽球员表示,他们多次通过各种方式讨要薪金,但俱乐部方面各种拖延,就是一毛不拔,不得已才想到“微博讨薪”。

  当然,作为联赛主体的各俱乐部,同样是乱象丛生:

球队口气大 曾称给天王一个机会

  以本次涉事俱乐部为例。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系统资料显示:广州粤羽羽毛球俱乐部成立于2010年,注册资金为300万人民币,法定代表人为高军,法定股东代表为广州羽毛球协会。其他股东包括广东电视台、广东电台、广州日报社等。从2015年开始,俱乐部将连续4年的运营权交给了合作伙伴惠州起跑线文体有限公司,林丹的薪酬以及具体支付方式全部由合作伙伴负责人付迅经办(付的微博认证显示,他之前似乎担任过俱乐部的常务副总),广州粤羽把主场放在河源市,也是由合作伙伴与赞助商决定。这个比较拗口的三角甚至多角关系,其实就是目前俱乐部主体的实际情况折射。要说明的是,这种情况还出现在羽毛球和市场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——中国羽毛球民间发展最好的在广东,这里有超级外援、韩国万人迷李龙大的加盟(李龙大们的利益在讨薪事件中首先被兑现,看来也是内外有别啊),有出身本土的世界冠军谢杏芳,以及她的神雕侠侣丈夫、联赛头号吸金明星林丹,这些当然确保了其垄断联赛的头号话题。

林丹代表广州粤羽参赛,一度被当地媒体形容为“回娘家”,因为他的妻子谢杏芳,正是广州本地人。那个时候,恰逢“超级丹”出轨被曝光,光辉形象一夜间粉碎。当时宣布引进林丹,广州粤羽口气颇大,俱乐部董事长兼总教练高军就对外表态:不能因为一些场外事情,抹杀林丹对于中国和世界羽坛所作的贡献,所以愿意给林丹一个机会,不希望林丹因此错过重返赛场的可能。

  但广州粤羽最后的惨淡命运,却在提醒着人们,羽毛球目前职业化的现状。

那会儿的林丹,需要靠重登赛场挽救自己形象,粤羽俱乐部也乐意靠羽毛球第一球星的加盟,吸引球迷扩大影响。双方联姻,谈不上谁抱谁大腿,更像是干柴烈火,一拍即合。然而才半年工夫,双方说翻脸就翻脸。没错,粤羽的确在危难时刻伸了把手,但甭管林丹是不是因为妻子原因去的广东,既然他签了合同,按合同在场上出了力,就应该按合同拿薪水。谁说“回娘家”,就不能要钱的?

  和足球篮球等俱乐部相比,羽毛球虽然推出了所谓的俱乐部,但大体上是官办性质,根本无法按照职业俱乐部进行规范,更不用说商务开发能力了。在这种情况下,将商业开发、主场权益等一股脑儿扔给社会公司,顺便地,运动员薪酬的包袱也转嫁给了第三方。而那些被授权的第三者呢?其商业逻辑变得简单直接起来:先讲一个好故事,云集一批优秀团队,具备话题性的顶尖明星,这是获取支票的前提。搞得好,你好我好大家好;搞得不好,可以将风险再转嫁给其他方。至于联赛的有序开发,契约精神,不是他们关注的重点——尤其是当运动员的估值远超其商业经营能力的时候,赖账已经成为不可避免的情况。

董事长喊冤 我的薪水也被拖欠

  这种赖账的频发,就导致各种不信用土壤的生生不息,也就是身为法人的高军表示的“我们也很震惊”——这句话的潜台词是,在业内,这种欠薪是一种常态(此前另一国手王仪涵也爆出自己遭遇欠薪事件)。其实,就我们所掌握的信息,这种情况不仅仅限于羽毛球,包括张继科,柯洁等都发生过类似遭遇,征战海外的郎平、魏秋月等也遇到过遭遇过类似尴尬。

有没有欠林丹薪水?这个可以有。有没有可能现在付清?这个真没有。粤羽俱乐部董事长高军双手一摊,也是很无奈,“连我自己的薪水,也没拿到呢。”

  最新的消息是,目前征战苏迪曼杯、正在创造新的纪录的林丹,所掀起的舆论攻势让俱乐部倍感压力,后者表示砸锅卖铁也要偿还林丹及队友的薪水。但我们更关注的是,那些明星光环的王仪涵们呢,或者未来可能出现的赵钱孙李,他们的权益如何得到保障?

按照高军对媒体的解释,他被林丹点名,纯属背了黑锅,因为俱乐部的经营权,前年就被转让给了第三方,也就是付迅的公司。“我本来是不上微博的,结果今晚有朋友告诉我出了这个事,我也很震惊,很着急。明天一早,我就会前往河源市了解这件事。”至于他出马是否能解决问题,高军表示不能打包票,“这个我现在不好说,但我只能说,我尽全力吧。毕竟运动员打了球,就应该得到应得的工资,对于这件事,我也没有什么好回避的。”

  职业联赛虽然是体育项目商业化的重要途径,但职业化更要规范运营,按市场规则来办事。我们欢迎对联赛有序和创新性的采掘,坚决抵制为了举国金牌和局部利益杀鸡取卵式的反市场行为。而那些缺少市场化操作能力和契约精神的伪俱乐部,伪经营者们,应该早点滚出中国体育市场,永不涉足体育。

高军认为自己也是受害者之一,因为签了转让经营权4年的协议后,他也被欠了薪水,只是处于自己的位置,他还没办法像林丹那样,公开讨薪。如此说来,这个董事长真是当的要多憋屈有多憋屈。

  中国体育,呼唤一个纯洁而诚信的市场环境。

李龙大庆幸 外国球员领薪优先

  (杨旺)

其实被粤羽欠薪的,不只有林丹等签字的7名外地球员,据称其他效力该俱乐部的本地选手,也没拿到工钱。而且还有得知消息后,跑来讨旧债的,羽毛球前国手、女单名将王仪涵便爆料粤羽已经拖欠自己薪水三年,至今未结清。

王仪涵通过微博表示,2013-2014赛季,她被租借到粤羽俱乐部。结果粤羽不仅没有支付上海乒羽中心的租借费用,该给她的薪水,也只付了一半,剩下的一半始终拖着,后来干脆不接她的电话。不过按王仪涵说的情况,那时的粤羽俱乐部,应该还没有将经营权转让。

连林丹、王仪涵这般国手的薪水也赖,粤羽的做法够气人的。然而更令人生气的,还在后面。去年代表粤羽参加羽超联赛的除了林丹,还有韩国羽毛球名将李龙大、申白喆。结果李、申二人多次催促,加上官方介入,最后粤羽支付了他们的全部薪水……这是什么情况?难道同样是讨薪,外国球员就可以有优先权,不用排队的么?

付账人难寻 三角债还是四角债

敢欠林丹的钱,莫非这家俱乐部真有什么来头?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系统的资料显示,广州粤羽羽毛球俱乐部成立于2010年,注册资金为300万人民币,法定代表人为高军,法定股东代表为广州羽毛球协会。其他股东包括广东电视台、广东电台、广州日报社等。

广州粤羽2012年曾夺得过羽超联赛冠军,但在经营上一直艰难,所以才会转让经营权。高军虽然是董事长,平时主要做的还是总教练的事情,经营方面则交给付迅的公司。据付迅个人认证微博显示,他之前似乎担任过广州粤羽的常务副总。

按高军的说法,林丹向广州粤羽追讨薪水,但他的合同,其实是与付迅的公司签的。付迅公司设在惠州,却在广东的河源拉到赞助,所以去年该队主场才会搬到当地,球队官方称呼为“河源农商银行队”,赞助商还包括人们熟知的某矿泉水品牌。但因为一些原因,经费支付的“中间某个环节出现了问题,导致了现在的局面”。听起来是不是感觉很绕?那就对了,林丹讨薪,看起来更像是一笔三角债甚至四角债。

对此林丹并不感兴趣:“他们之间怎么协商,相互间有什么关系,这和我们运动员无关。我们并没有收到任何薪水,这是他们必须要去解决的,其他没什么可说的。”林丹讨薪,天经地义,不过最后能找到谁来付这笔钱?这是个现实的问题。

深度解读

本文由澳门新浦京网站发布于足球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业内欠薪是一种常态,林丹欲讨回血汗钱不容易

关键词: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没有了